日常水070


今天我在群里问二老,你们在忙些啥呀,妈极罕见地快速回答了。
群规是三人每天报道一次,证明活着,但因为零零总总的琐事,常常提不起心气过问父母生活,今天我的发问,源于昨天的一条视频《全港中學生英語演講比賽2019》,我一边看,一边做笔记,其中有个丑男孩吸引了我。

备稿题目如图:I Wonder,大部分学生以某种表演型的风格,亢奋而紧张地将主题拔高到天际。这个男孩很不同,他的稿子是这样的:
你今天过得怎样?很好?
我很高兴能进入决赛,但当我告诉我的兄弟时,他说了声「噢好」就走掉了。
为什么?他为什么表现得漠不关心?
为什么他不想知道我的表现?
我对待父母就如他对待我一样。
几周前,当我撰写「I Wonder」如何引领创新的讲稿时,我的笔电没电了。
所以我问爹借电脑——(模仿他爸)「噢,要借我的电脑吗,密码是我的出生日期1955121」。
that hit me like a bullet, 64岁?
他老了,我却没为意。
「I Wonder」不仅代表课堂意外的好奇心或敢于梦想。
对于我而言,是家庭里很重要却经常被忽视的事物。
我们常常应一声「好」便敷衍了事。
真心地想知道家人那天过得如何,就是增进家人关系以及表达我们感激之情的契机。
这是我们需要多做的事,所以让我再问你一次。
你今天过得怎么样?
谢谢。

通过大量细节性叙述,最后一句话点题的演讲很冒险,既要确保实打实的画面感,又得在立意后让观众感同身受。这个男孩的取巧之处,在于他坦白了兄弟的冷淡,承认了本想写创新,因为父亲的密码,才发现作为人类而言最基础的感情诉求,从自身的日常困顿,想明白了都市人的共性,我觉得这才是只有中学生写出的东西,而不是像别的选手那样,号召什么、呼吁什么(当然不是错),讲小小的故事,再问问世界的感受,草蛇灰线,却给人冲击。

无独有偶,这让我想到前段时间看《高等Rapper2》时,第二集VINXEN的舞台HOW DO YOU FEEL
他没有说自己有多痛苦,而是以一种「既然没人关心我,那我就讲讲自己的生活吧」的姿态,向大家发问。

总之,这个世界不像超市那样,玩具放在低处,口香糖放在出口,有意无意看到恰好的东西,不同的年龄,不同的处境,能坦诚地说出自己真正的心之所向,更容易获得视角之外的反馈。

以上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