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水063

冬天晨起洗漱有几个麻烦

1. 洗面奶染到高领上
2. 搓脸时掌心的沫会沿着手腕沾湿袖口
3. 夜间爱出汗的话,到了次日下午,头部会隐隐发臭

晨起淋浴,不但能解决上述烦恼,尤其是晚睡早起的情况下,热水蔓延,血液循环,快速打消倦意,算不上100%精力焕发,但神志可以恢复到一个相对清醒的状态,这种状态叫「要是现在再能美美地睡上个回笼觉,那精力可就更好了呀」。

周一早上,淋浴完毕,捯饬了一番,抹开镜面的水汽,不敢细看,怕迟到,飒里飒气地穿上外套,反了,浑然不知,像T恤、毛衣,无意反穿还好理解,这可是件有领外套——我从穿上那刻就纳闷,欸,怎么变大开领了,压变形了吗,拢了几下无果,算了,上班要紧,飘摇着洗标,一路「早啊」「Good Morning」进厂了,法式英语里,Good发第四声,Morning发第二声,为什么强调这点,因为一边穿反外套,一边自信地「Good ↘ Morning↗ 」更显得……

后来我是怎么发现穿反的?不是别人告诉我的,而是我自己察觉,我想,我真笨,拉链拉上,领子不就收拢了吗,一触碰,怎么拉片没了(在里面),我想不会吧,转头看向肩线。

生活的经验与凭空想象完全不同,我没有雷霆脱衣翻面,而是褪了皮般,苦涩且缓缓地卸下外套,期间紧着面颊,回忆今晨的一张张面孔,我委屈,什么时候感到孤独,恐怕即是此刻了,百里迢迢进厂打工,没人(敢)告诉我你衣服穿反了。

上个礼拜,我走在厂边,一个工人大哥叼着烟(这里打成叼着我了,笑死),从后面超过我「喂你袜子套住裤脚了」,我低头,红白条纹的袜子赫赫然,打心里觉得哥们真帅呀。

唐突转折,老同事投奔了我目前所在的公司,上手的第一个项目是园区规划,几个亿的项目,投在屏幕上,大家各自分工,诌篇可研报告给上头。同事讲得起劲,他和同仁们面对面寒暄时,鼻孔边缘,挂着一颗大大的鼻屎。

鼻屎露出来的情况有两种(谁要你分析这个啊),一种是不明显的鼻屎,观众可以自我调节认知水平,将其视为「东西」;另一种就是我同事的遭遇, 这就是一坨鼻屎,literally。

没说啊,我没说出口,谁敢说啊,他刚来,还没热络到知无不言的程度,除非你上去给他一巴掌,猝不及防地打落鼻屎,如果他回过神,鼻屎还黏在上面,那完了——「你干嘛!」「……我就是要打醒你!」。

总之,很孤独,很孤独就是了!

有一天,我深情看向女朋友「你别动,我给你拍张照」,她头一扭「是不是有眼屎」。

暗暗佩服。

以上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